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汤氏会社 排行榜
开启辅助访问 欢迎投稿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加入汤氏会社 找回密码

汤氏会社

汤氏会社 首页 汤氏会馆 汤氏源流 查看内容

拜谒“清朝第一清官”汤斌墓(上)

2014-11-14 18:17| 发布者: dxadmin| 查看: 1555| 评论: 0

摘要: 拜谒“清朝第一清官”汤斌墓(上) 他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十位清官之一,被称做“豆腐汤”“煮不出官味”; 他一生三入史局修撰《明史》、两次总裁史事,写下数十万字的明史稿; 雍正、乾隆、道光赐其祀孔庙谥“ ...
[转载]拜谒“清朝第一清官”汤斌墓(上)
 
       他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十位清官之一,被称做“豆腐汤”“煮不出官味”;
       他一生三入史局修撰《明史》、两次总裁史事,写下数十万字的明史稿;
       雍正、乾隆、道光赐其祀孔庙谥“文正”,清祀孔庙共三人、文正公八人;
       他以民为本、以德治国平天下,被后人诵为“天下文官祖,三代帝王师”;
       他,就是——清代中原名儒、号称“清朝第一清官”的汤斌。
 
守墓人的汤家遗风
 
       早就听说清朝第一大清官汤斌的的许多轶闻,11月21日下午记者从县城出发向南驱车20多公里,赶到汤斌墓地所在地宁陵县己吾城,根据县志办刘振海主任的指引,找到汤斌的后人汤志兴老人向他了解情况。初见汤志兴记者差点吃了闭门羹,老人认真的要记者拿出采访证,带上眼镜仔细的审视确认无误后,才和老伴热情的让到家中采访。他说,我这是对老祖宗负责,恐怕不三不四的人侮辱了老祖宗的圣名,前几天有两个画匠向他提出翻拍汤公的遗像,被他断然拒绝了。
       汤志兴老人今年78岁,头戴一个黑色礼帽,穿中山服,身板硬朗、精神矍铄。通过深入交谈,记者了解到他退休前曾先后任华堡乡政法书记、黄岗乡乡长等职务。怪不得那么健谈且条理清晰。在家里,他和老伴李兴兰拿出先祖汤斌的画像、汤氏家谱和出席第三届世界汤氏宗亲恳亲会的出席证让记者看。说起汤斌的事,如数家珍,向记者娓娓道来。其间,多次向记者提到人民日报记者和香港学者来访问的事,以先祖的名气引以为荣耀和自豪。
汤志兴收藏的汤斌像


       汤志兴说,现在己吾城姓汤的有好几百人,都是汤斌墓园守墓人的后裔。解放前,己吾城凡是姓汤的,家家户户轮流守墓,尤其是秋冬季节,黑夜白天都没有断过人,那个时节,一是为了防火,二是防人偷树。据汤志兴介绍,其先祖汤斌是睢州人,因在位时曾得罪权臣明珠被降职,忧郁得病而死,葬于此。当时陵园占地5.4顷,墓区占地1.5顷,共植有柏树3000多棵、杨树500棵、血柏20棵,树间种有槐草。墓旁有房三间,为守墓用;墓前有墓碑、蜡座、香篓、石桌、石狮、牌坊等,一直到解放时还都保存完好。墓碑高、宽各有78厘米,厚14.5厘米,由田兰芳撰文,吴学颢篆刻。今商丘市博物馆存有“汤斌墓志铭”,在睢县城内建“汤文政公贤良祠”有大殿六间。
       在墓地里,记者并没有看到上述汤志兴所说的东西,只看到六个高大的坟茔静静的立在一片小杨树林后。汤志兴指着最东北角那个最高的坟茔说,这就是先祖汤斌的坟,其他五个是一个侄子和四个儿子的坟。记者看到,汤斌墓底直径约2米,高约1.5米,呈圆椎状,左前约3米处有其侄墓一座,右前约三米处一字排开,东西走向有墓四座,为其四子墓。
       汤志兴感叹的说,我们没有给先祖守好墓,愧对他老人家。以前这多气派啊,那杨树长的4个人都搂不过来,血柏树里面通红通红的。多好的文物被毁败完了。据他说,解放后,一九五八年前后浮夸风横行,均田地、破四旧,墓前的狮子、碑都让人拉走了,墓地的树被伐掉了,地被分了,汤斌的遗体也多次被挖。在那个年代,村里的族人也都不敢吭气。每次被挖掘之后,他都和汤善荣、汤志忠等族人都将其偷埋入墓中,故墓今尚存。在1958年10月第一次被挖掘时,汤斌的遗体还完好无损,面容如同生前,全身缠有丝绸,头北脚南,取头枕一座城(己吾城),脚踏两个营(魏营和海营),手托两个寺(黄岗寺和青岗寺)三意。  后来,盗墓贼多次盗墓,先后打开了其他五个墓进行盗窃。汤志兴的老伴气愤的说,今年麦前、麦后还盗着哩,里面本来就没有多少东西,现在都盗空了。我们都封了多少次了,唉!要是能把墓修砌一下多好呀!
       老人的一声叹息,道出了许多无奈和期盼。不过近几年汤氏世界宗亲大会的召开,给汤斌墓的修缮带来了希望。从第一届世界汤氏宗亲恳亲会在香港召开、第二届在广州黄台市召开,到2006年10月在广西柳州召开第三届,世界汤氏宗亲恳亲会规模一次比一次大,人数一次比一次多,涉及的国家、地区范围越来越大。据汤志兴介绍,前两届也都邀请他去了,因为许多事情未能成行,今年他参加的第三届恳亲会,有美国、印尼、印度、台湾、香港、澳门等国家、地区和全国各省代表团共400多人参加,河南省代表团共7个名额。因为先祖汤斌的墓地在宁陵,许多汤氏华人后裔要求下一届世界汤氏宗亲恳亲会在河南召开,拜谒先人,寻根问祖。目前,汤志兴和族人正在积极筹措此事,并向上级有关部门进行了汇报,希望在亲恳亲召开前能让汤斌墓修葺一新,恢复原貌。
 
生逢乱世的“博学鸿儒”
       汤斌,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史学家,字孔伯,号荆岘,晚年取号潜庵,是明朝武官的家世,原籍滁州。明朝天启七年(1627年)出生在睢州城(今河南睢县),正值改朝,皇位由兄而弟,皇帝由熹宗朱由校而思宗朱由检。汤斌的父亲汤祖契,喜研《诗经》,中过秀才,做过陕西按察副使;汤斌是其第二位太太赵夫人所生。汤斌生逢乱世,十一岁那年,其家为豪绅所逼,无处说理,财产尽失,家道衰落。
       崇祯十五年正月,李自成起义军攻下睢州城,汤斌母亲赵夫人“被执不屈”死于乱刀之下殉节;此前赵夫人已逼汤斌躲到北城外庙中读书(今睢县北湖有“汤斌读书处”),其夫也被其说服携母逃往山东曹州……汤斌随父在山东、河南、河北、安徽、浙江间辗转,后在浙江衢州(今衢县)寓居。
       顺治二年,局势稍稳,汤斌便同父回到故乡睢州。家败国破,流离失所,让汤斌成熟而能吃苦;从父学习《左传》、《战国策》、《史记》、《汉书》和唐宋八大家的文章亦很是用功,且悟出了一条终身谨守、所为皆由此出的“座右铭”,即“节用最关治道”。汤斌喜研理学,他不薄程、朱,更信王阳明,因为王阳明倡导“知行合一”、“经世治用”,而他正想有所作为,他不想做隐士,他想入世入仕、想拯救民众于水火。
       顺治五年,汤斌参加乡试中第举人;六年参加会试中第贡士;九年参加殿试中三甲第一百六十七名进士,成绩不能算太好,但一路考下来,也是不易,且年纪尚轻,才二十六岁;随后又赶上朝廷恢复遴选庶吉士,汤斌又幸被选中(河南属中等省份,只选4人,汤斌为其一)。庶吉士不是官名,属翰林院,选为庶吉士后即进入庶常馆学习,三年后“散馆”,考试优异者留翰林院,授为编修、检讨,其次授为给事中、御史。汤斌通过“散馆”考试被授为翰林院国史院检讨(比编修低一级)。编修和检讨(更高一级的还有修撰,由状元直接任授)的主要职责就是修史。
       从检讨做起,汤斌一直做到尚书,一直做到名垂青史。但汤斌的“入仕”并不被为时人所理解。改朝换代时士者的从与不从、仕与不仕,而赞许的眼光往往会落在不从、不仕上,不管旧朝是否腐朽没落,也不管士者本身在旧朝时有没有“得好”。真正的“贰臣”固然是当抨击的,但家国为重、不卑不亢、从长计议、积极入世的从者、仕者也是值得赞许的。反过来讲,改朝换代之时,从者不从者、仕者不仕者是自然而然的,没有必要厚此薄彼妄加评议;不过“愚忠”的做法往往也是误国害己徒劳无为的,是要不得的,有时亦是可惜可恨的。由明而清,有一些士者如顾炎武、黄宗羲、李颙宁死不屈、宁隐不仕、宁“留发不留头”,这于家于民于国又何益呢?徐枋是苏州名士,崇祯十五年举人,尊其父(明少詹士,清兵攻陷苏州时投虎丘后溪殉国)“不得入仕清朝”的遗嘱隐居至死;不仅如此,还拒不见任何清朝官员,时任江宁巡抚的汤斌三至其门而不见,甚至吊唁其母时亦不见。徐所言所做甚是偏见偏激,但这并没有影响汤斌的作为和其在历史上的位置。
 
 

“以民为本、以德治国”平天下
        汤斌仁政爱民,深得黎民百姓的爱戴,当世和后人把他与周公、召公、范仲淹、韩琦、海瑞等名臣贤相相提并论。他告诫自己:“宽一分则民受一分之赐。”并将“求通民情,愿闻己过”作为座佑铭,以诸葛武侯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为己臣节之守,时时省察。
       编明史编到顺治十二年九月。顺治十三年二月,汤斌“内升外转”为陕西潼关道(按察)副使(其父曾做过的官)。升是升了,由从七品而四品,但并非美差,出京西去,越走风越烈气越干,由山西过风陵渡跨黄河上岸即进入陕西抬头便是潼关城——潼关城背负华山,雄视黄河。自后汉改桃林塞置潼关,潼关便为历代兵争要地。汤斌赴任之时,方正用兵,“供应转输之繁,官吏科敛以办军需,民不堪命”,可见汤斌此任之难。汤副使之责,一则监督府县官吏,二则协调运作兵备。
       三头骡子,一头驮行李书箱,一头骑仆人汤本,一头载副使汤斌。领取了兵部“牌票”,却并没有用驿站安排食宿,自费备了交通工具——三头骡子......于是晋陕古道上一路晃晃悠悠地走来了踌躇满志的汤斌汤副使。第一次为官地方、正值而立之年、一心经世治用的汤斌不能不踌躇满志,但这并没有让他张狂,他只会低调克己。
       潼关城头。汤斌见到守城军把总(相当于今天军队的连长),“我姓汤,新任的潼关副使。”“你是官?把你放到锅里煮也煮不出官味来。”亏他想到了“煮”。这“煮”字用得好,有许多东西如花椒、八角确是要煮才能出味的。这样的人、骡、行李、书箱组成的阵势排场,确实让人难以相信是新官到任,倒象是书生赶考。看了名帖、凭文、牌票,把总始确信了这煮都煮不出官味来的官,欲加挽留,被汤斌谢绝了。到了衙门,接印接事,处理积案,打击土豪劣绅、流氓地痞,一时“讼无留狱”,三个月,汤斌便落下了“汤青天”的美誉。
       汤斌观潼关要隘,最为困扰之事便是兵差频繁、军队苛扰。汤斌与总兵官陈德的周旋,表现了他为官的智慧。陈德的两万大军要南下湖南,过境潼关时即欲逗留。两万官兵坐食地方,汤斌可遇到了“吃茬”。陈德提出要五千辆运兵车。这显然是近乎讹诈敲诈的要挟。汤斌计上心来,回答陈德,将军实用两千,其余折银交付吧。这似乎正中陈德下怀。汤斌派人租车两千,隐蔽于河床。汤斌告诉陈德,车已租到但没那么多。陈德说,不足的我自己租,何不把折银给我。汤斌说,可以,但要让兵士用已租的车先走一部分,看看最后能剩多少兵、还需多少车,陈将军先上楼歇着。两万官兵、两千车辆,坐满十辆即发,最后不剩一人。汤斌于关门外设“祖道”(一种送别仪式)为陈德饯行。陈将军下楼一看……说什么都晚了,更崩说开口要“折银”了;当着大家的面,智慧已逊,德行不好再输了,只有吞声忍气,只好一脸尴尬无奈一肚子不舒服地走了。这陈德大军到了洛阳真就哗变了,洛阳人民遭殃,潼关人民则躲过一劫。
       汤斌的潼关副使做到顺治十六年。带着三年副使的心得和疲惫,带着西北的沙味风气,汤斌千里赴任江西岭北道(道府在赣州)参政。南明将领李玉廷率领部下万人占据零都山寨,向汤斌表示归降,还没到归降期,而郑成功进攻江宁。汤斌估计李玉廷一定要改变计划,连夜奔往南安设防。李玉廷因为大兵来到,见有防备,连忙撤退。汤斌派将追击,捕获李玉廷。
       正待施展之时,家书告父病重,汤斌决意离职回籍“终养”(清制,官员可以停职停俸回籍侍养年老的近亲,终养完起复要候补新职。汤斌有同父异母弟本来是可以不必离职“终养”的)。五次申请,江西巡抚苏宏祖才忍痛割爱同意了汤斌的请求并代为题奏;苏巡抚深知,时过境迁,如果无人提携特荐,他日起复新职是很难的,他舍不得这样的好官好位好时(省部级,三十三岁)。顺治十六年底,汤斌回到了老家睢州。不想此一去二十年,二十年间汤斌无闻于宦海,直至康熙十七年。
       和当时的许多读书人一样,汤斌接受了儒学。他早年读书做官时,对理学已有较深的认识和理解。守完父丧,涉过黄河,到五百里外的苏门夏峰,向隐居在那里的理学宗师孙奇逢求教。追随杏坛,春风化雨,大有增益。同时,他还与顾炎武、黄宗羲、陆陇其、耿介等人共同研讨性理,互相补充,砥砺所学。那一年是康熙五年(九月),那一年汤斌刚好四十岁。
       康熙十七年,康熙诏告开“博学鸿词(儒)”科,五十二岁的汤斌应召,列一等第十八名(高阳《清官册》说第二名),被授翰林院侍讲,主教习、纂修等职;又入修明史行,拈到的实际任务是编纂“(明)太祖本记”。汤斌一生三入史局修撰《明史》,亲手写下数十万字的明史稿。汤斌上疏议将明朝的忠臣义士编入《明史》,得到了皇帝的青睐。《明史》是史学界公认修撰得比较好的一部史书,后世史家如赵翼、潘永季等都赞誉不绝,其中自然有汤斌的不少功劳和心血。汤斌在文学方面也有一定的造诣。著有《洛学篇》、、《潜庵诗文集》二百余篇。
       后赶上乡试大考,汤斌被点为浙江乡试主考官。充任主考官自然是美差,得两三千两贽敬银(专门用来拜见、孝敬师长的见面银,一种规矩)是情理之中的。“据说,放了一次主考,最最清廉自矢决不出卖‘关节’的太史公,也可得三四两银子,则下半生求田问舍、长子孙的费用也有了着落”(周劭《中国明清的官》)。接待汤斌一行的首县是杭州府钱塘县,回到县衙,县令封了三百两银子派使役送闱馆嘱亲交汤主考,一则以求言好不求疵,二则可略做试探。使役很快回来,银子自然是没送出去,还得了训斥并差点被抓。“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中举的“门生”们一身轻松满脸欢喜心甘情愿地送来了贽敬银,八两百两的不等,汤斌是这手收了富家门生的那手便送与贫寒门生。安排完贽敬银,汤斌便按照“事竣复命”的昭官正则打道回京了。做清官难难在手下也要跟着一起“清”,而且要任清任怨。副主考官于觉世临时搭档,不能太苛,汤斌没有拦阻他收拿贽敬银,估计这点“灰色收入”也不在违纪之列。
       知晓汤斌主考浙江时两袖清风,康熙立升他为翰林院侍读,一年后(二十一年)又命为《明史》总裁官,又一年后迁詹事府左春坊左庶子,再一年后升为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兼《大清会典》副总裁官。

差评

好评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申请友链|小黑屋|无图浏览|手机版|排行榜|隐私声明|网站地图|网站介绍|TangShi  |网站地图  

GMT+8, 2020-2-29 08:05 , Processed in 0.059142 second(s), 18 queries , Eaccelerator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1-2013 Tangshi.or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