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汤氏会社 排行榜
开启辅助访问 欢迎投稿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加入汤氏会社 找回密码

汤氏会社

查看: 2232|回复: 0

汤氏寻迹(中)--岭下汤老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4-16 18:06: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离开汤村的时候,知道了汤恩伯在武义还有一处祖处,若干年前,他们由深山中的岭下汤迁居于此,而更往上追溯,则是800年前由丽水碧湖迁居而来,此为后话。去往岭下汤的路有些儿漫长,猫咪一直在说“这么远,这么远”,我则开玩笑对她说,汤恩伯小时候去汤老伯家里走路都要去,我们还是坐在车上怎么能算远呢?

    沿途总是有些风景,武义在金华地区属于山区,因而山或水是当地的特色,有着蓝天白云的时候,一条小溪也能成为旅途中非常好的美景,更何况,我本无意一定要看些什么,只是一直在行走,用一种悠闲的、没有负担的方式来消除一周工作的劳烦。

↓向左走或向右走?人生的道路上也经常会碰到这样的选择,我们总该明白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在前进的道路上,不要被那些旁支错节的东西扰乱了思路,别忘记土拨鼠哪里去了,当然现在,我只想去岭下汤看看,后来才知道那个地方在行走武义的过程中其实已经多次路过,只是从未注意罢了。生命中有很多人,其实你一直在遇见,但是一直都只是擦肩而过却未能相知相识,所以怎能说缘分不可贵呢?


资料:

     岭下汤村始建于宋,是一座有着800多年历史的古镇,据有关典籍记载,南宋建炎年间(约1128~1130),岭下汤汤姓始祖自丽水碧湖迁来,结庐于枣岩之下,行医济世。“枣岩有圆岩数块,紫赤色,状如赤枣,其下有枣树,结果累累。秋日公收而藏之,有就医者,公辄以赤枣数枚授之,食之则病语。”故,名之为“枣岩故里”。历史上是丽水通往武义、金华的要冲,商业繁华,人文荟萃,清代曾达到鼎盛。据资料记载,当时街道上店铺鳞次栉比,一派繁华景象,甚有小县城之称。
    村子建于两山峡谷之中,呈狭长状,有一溪穿村而过,称“菊溪”,因溪两旁天然生长着黄色野菊,一到花季,两边的金黄一路随溪水相送,煞是好看。村落是依溪两旁而建,自然环境优美,生态保护良好。村里的历史文化积淀深厚,有着保存完好的古建筑以及丰富的民间传说和民俗文化。村中至今保存有明代建筑8处,清代建筑30余处,民国时期建筑60余处,还有一条有着36家店铺的古街。

↓这些店铺的名号似乎在告诉我们历史上的那些旧事,而随着岁月婆娑,解放以后,伴着公路的发达,这个古镇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繁华,在村子被列为省级文明古街保护区后,店匾才重新挂上去,然而,名是店非,店名只是让我们想起这儿曾经是什么,“汤和泰”的米行仍在,但早已不卖米,有的是一个农村老妪在做着针线活。



↓虽然冷清,但是老街却并不乏生气,年轻人早已外出打工去,留在村里的多是中老年人,间或有骑车的人路过,一个老头儿载着他的老伴,看着我的镜头露出简单而坚定的笑容,这再一次让我想起纯朴二字,它并非是每一个农村都可以承载的,但在这儿,这两个字绝对是名至实归。

↓沿街的建筑上,精雕细琢的门窗、梁柱一定令人眼熟,这些都是江南古代建筑中最为普遍的构件,大凡稍微像样的建筑都少不了这些玩意儿,只是在历史的风霜中,有些已经霉烂,六七十年代拉电线留下的瓷桩还在,铁线斑驳,但木雕的精美依然清晰可辨,在我参观整个村子的过程中,这样的构件随处可见。

↓看这块牌子就该知道村子成名亦非朝夕的事情,牌子有些陈旧,挂在老街中唯一的一幢水泥建筑上,那是村委会的所在,但是,这块牌子并没有带来如织的游人,它依然是身在深闺无人识。

↓因而,街道上依然是冷冷清清,比门可罗雀更冷清,彷佛让人以为这是一处暂时停业的影视基地,但与其不同的是,这儿透露出了历史真实的气氛,不仅仅是因为建筑物真实的陈旧,更是因为整条街上散发出来的略带江南霉味的空气。

↓看我们走过,这位老大娘抬了抬头,不言不语,又继续她手中的活,我不知道干这样的活一天能拿到多少收入,但看她那怡然自得的神情,应是无碍于每日三餐,人若真能如此淡然处世,即便物质生活没有城里人的丰富,也不失为一件幸事。人难道真的要那些糜烂的生活吗,不,不是的。

↓上午去的汤村已经比我们的生活要简单多了,与那儿相比,这儿的情景更显简单、古朴,便连这样的红砖都是极为少见的,这令我想起小时候的场景,一切都似曾相识,当然,我的老家只是一处简单的老村子,极少有雕饰精美的建筑,但气氛上却是与此相同,但那已经是30多年前的景象。

↓街的拐角处有一处稍微开阔了一些,多了几个在树荫下乘凉、闲聊的村民,一位老人看着我的镜头对准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他的平静令我惊奇,但是,我读不出他眼中的神色,那绝不是简单的不动声色,也绝不是简单的平静,他似乎有所思索,但我真不知道那是什么?



↓榨油机(榨菜籽油用的)、柴火堆,这些都是低碳生活所必须的,那个年代离现在的我很久远,给人的记忆唤醒太多太多。

↓我远远地望着这两位老人,他们也远远地望着我,我知道,我们心里想着不同的东西,尽管生活在同一个年代,但我们远非同一个年代的人,我试图要自己去领会他们的心思,但是心里一直在纠结着。

↓觉得自己处身于这样清冷的街道,只是把它当成了一处风景,当成了一段历史,当成了唤醒记忆的药引子,自己对它的感觉,实际上就像空中的那几根互相交叉的电线,它是一张网,隔断了我和它之间的空间,尽管咫尺,却是遥远得很。

↓过道通常是公共的,农村人最小气的表现就是千方百计要在公共区域占领一点地盘,这也许并不是真的贪小便宜,更多的出于一种生活习惯,仿佛没占了地盘会被人视为无能,是最要不得的。在很多农村,这样的器物早已没有任何用处,但在这儿,一个山村,总还有着用武之地。


↓这一处的房子有些稀奇,地面上铺着木地板,但其实并不是为高档而铺,只是因为房子造在溪边,架在临空的地面上,因而有了这样的构建,木板已经千疮百孔,我小心翼翼地踩上去,听见那吱吱的声音,彷佛是老屋里三十年前的声音再度传来。

↓老街的尽头有一幢独立的建筑,典型的江南水墨韵味,旁边的老人说这便是汤姓的祠堂,每年祭祖的时候,这儿都是人满为患,而此刻,它安静地立在那儿。

↓有人对我指着街边的一处房子,要我一定要进去看看,说是大厅,我探头进去,祖孙三代四口人正在吃午饭,对于我的到来,他们毫不介意,我赶紧先递上一支烟,在人际交往中,一支烟往往能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近好多,但抽烟绝非好事。

↓他们客气地拿椅子让我坐下,我确实也站的有些累了,拍了好久的照片,又没有吃中饭,天又是如此热,能有个阴凉的地方坐坐真是美极至甚。借这个契机我坐下来和他们聊聊天,也聊聊他们的房子。

↓也许碗里面的菜与我们没有太大的差异,甚至可以说这样的饭菜是小康的,但是碗的差距立马就显现出来,好像从开始念初中以后我就再没有见过这种简单的青花碗。我要求拍拍他们的厨房,特别简陋的那种。


↓唯一能体现时代特征的便是墙边的那个煤气灶,还有天蓝色的那个塑料盆。

↓主人是一个30多岁的汤姓男子,当我问起村子开发旅游的事情时,他叹气说这事都说了5、6年了,可还是没有什么动静,这房子卖又不能卖、拆又不能拆,三代人住着三间这样黑乎乎的房子着实不好受。他在武义城里打工,对山外的生活已经开始向往和习惯,但尽管这样,言语间却并不全是抱怨的语气,我觉得他们特别能接受现实,这让他感到快乐。

    他特别向我介绍了这块牌匾,说是清朝年间的,上书“翰苑先声”,落款为“贡生汤之唐立”,时间为乾隆十二年,但至于是怎么个来由、汤之唐为何人却说不请楚。


↓据称这个房子是一个建筑群的大厅,然而现在已经互相隔开,难觅全貌,但是从大厅的构建可以想象整个建筑群曾有的恢弘,连接柱子的横梁、牛腿都是超级豪华的那种,可以猜想当年主人的富有。

↓便连屋顶的龙柱(其实是梁,主人称其为柱)都雕饰得非常精美,我对主人戏称说,这样的房子现在便是花1000万也不见得能造出来。

↓这是柱子的石墩,用以隔断木柱与地面的潮气,我也算见过不少古建筑的,但是石墩雕花的还是第一次见到,通常所见的都只是外表圆滑成鼓形的那种。

↓我试图多拍一些图片,无奈房子早已被烟火熏得面目全非,因而,即便用了闪光灯也难见那些雕饰的庐山真面目。

↓离开大厅,方能大致看出整个建筑群的规模,但由于彼此之间的隔断,也只能在脑中臆想一番而已。

PS:自从搜狐改了版面以后,感觉非常不爽,原本是发图片最好的一个博客,现在却变得越来越难受,看不了大图,博友们都说搜狐是变坏了,也不知道张朝阳同志是否了解这一情况,为何不能提供个性化的服务呢,郁闷之极!!!当初从新浪搬家到搜狐就是因为这儿可以发大图,现在,难道还要叫我再次搬家不成,有些博友已经搬到网易去了,我该去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汤氏会社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小黑屋|无图浏览|手机版|排行榜|隐私声明|网站地图|网站介绍|TangShi  |网站地图  

GMT+8, 2019-11-21 03:05 , Processed in 0.037800 second(s), 16 queries , Eaccelerator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1-2013 Tangshi.org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