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汤氏会社 排行榜
开启辅助访问 欢迎投稿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加入汤氏会社 找回密码

汤氏会社

查看: 3668|回复: 1

汤氏寻迹(上)--汤恩伯故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4-16 18:05: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已经连续半个月没有休息了,上个星期天因为有审核任务而加班,这个周末,终于可以轻松一番。不想远行,也没有时间远行,而浙江作为人文大省人才辈出,四处都有历史人物的足迹留下,去去这些地方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在不远的武义,就有这样一处地方,是民国上将汤恩伯的家乡,尽管自小所接受的历史教育让人对他的印象非常差,但最近对于他在抗日战争期间的功绩,政府已经给予了正确的评价,也算是对这位昔日显赫一时的民国人物一个交待了。作为他的首任夫人的同乡,了解一下他的家乡、他的少年时期生活的地方或许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从外表看,汤恩伯的家乡--武义县汤村与附近普通的农村并无任何区别,也不见得该村子有什么风水意义上的特殊之处,甚至与武义的其他几处广为人知的旅游村相比,这个村简直就是太普通,普通得让人看不出它有什么不一样,哪怕只是一点点,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汤恩伯出生在这里,在人们眼中,汤村或许永远只是地图上的一个不起眼的名字。沿着330国道在上茭道拐向武义方向,一路上并没有任何与汤恩伯有关的标识,甚至也没有汤村的地标,我还是通过路边的一个卫生站客气的赤脚医生那儿得到了指点,才得以顺利地找到汤村,在当地人中,汤恩伯依然有着不一般的显赫。

↓即使到了村口,也看不到有半点与汤恩伯相关的蛛丝马迹显露出来,一直到进了村中,才看到一块指示“汤恩伯故居”的牌子,而那条巷便被称之为“公馆路”,大约村民将汤的故居当成“汤公馆”了。村里很安静,几乎没有见到年轻人,村口有几位村民坐在树荫底下纳凉,看我们长枪短炮的背着,没有任何的诧异,大约时不时总有人到这儿来探访一番。


↓汤恩伯故居已经于1998年被列为武义县的文物保护单位,但门前的碑却是前年才立的。

↓到了门前,可是铁将军把守,向旁边的邻居打听得知,该处同时被辟为老年协会的活动场所,包给一位叫做“银贵”的老人负责打扫和管理,平时鲜有人来,我们便四处随便拍点东西,一边在村里寻找银贵老人。

↓有一位美女非常客气地说帮我们去找,其实从进村开始,我们就对村民的善意充满了好感,而这会儿,这种好感在加深,的确是一个民风淳朴的村庄,这和汤恩伯有关系吗?

↓墙脚堆了些修理屋顶剩下的青瓦,已经有杂草从里面长出来,一只小猫在小土坡上寻找飞舞的蝴蝶,愣是不愿意转身让人看见它的容颜,而一条懒洋洋的狗,躲在拖拉机底下享受着属于它的清凉,一动也不动地看着我,眼神里完全不是警觉。

↓从外表上看,汤家的房子并不大,大约有九间,在解放前,一般的地主家庭都有着这样的房子,比这大的也非常普遍,我们村上就有着多处,外墙的白色似乎也是新近几年才粉刷上去的。

↓没有过多久,美女把银贵老人找来了,我们连忙道谢,美女笑笑走了,老人很少言语,把我们让进房子里,自己拿了扫帚簸箕出门去清扫树叶。进门处可见天井里的两颗铁树,地面上满是青苔,料想不仅仅是平时少有人来,而且即使是村里的老人或许也极少在此地活动。

↓屋顶的麻雀、屋檐下的燕子、房子外面扫地的老人,让我感觉时间似乎开始凝滞起来,空气中满是轻松的因子,历史的烟尘终于渐渐地消散开了,这儿并没有什么凝重的东西,有的只是宁静。


↓房屋的构建与本地的其他老房子没有什么区别,与上次去的冯雪峰的故居也几乎没有任何区别,这大约就是本地建筑的特色的,进门正对的是“世间”(也就是客厅),两边各有两间屋子,沿着天井两边也各有两间厢房,楼梯分布在两侧各有一具,楼上其实是很低矮的,往往供放置粮食、柴火及其他杂物之用。

↓介绍上没有说房子建于何时,但从牛角、房梁的雕花应在十九世纪末,雕饰还算是精良,可以看出在文革期间遭受了破坏,但与其他地方比起来,这种破坏是非常轻微的,何况汤恩伯的特殊身份,可想而知当年村民还是为保护汤家祖屋做出了努力,也可见汤家在村上还是让人倍有好感。

↓与刚进门处介绍汤恩伯事迹资料不同,客厅里布满了汤恩伯及其家人的照片,及他的亲朋故友为他所写的一些文字,作为显赫一时的人物,他受到推崇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让人难以厘清语言的真实性,不过,南口战役确实有所耳闻,给了日军以重创。

↓从于右任和何应钦为汤的病逝所写的文字可以看出汤恩伯在国民党中的地位和分量,有人称其为民国十四位重要人物之一。

↓厢房里有一副汤恩伯抗战时期的照片,踌躇满志的模样。

↓从这封写给武义民招中学负责人的信中可以看出汤恩伯的字挺不错,应该是少年时期努力读书的功劳,勤学的影子在字里行间显露出来。

↓银贵老人把我们留在房子里,自己到楼上打扫卫生去了,我在老屋里四处走动着,但是一点都想象不出100年前汤恩伯小时候生活的场景。

↓房子里到处都是潮湿的气味,出了介绍汤恩伯本人的资料,另外还有一些介绍张灵甫、王耀武的文字,写的都是和抗日战争有关的内容。




↓下面这张照片的牌子上写着白洋街道汤村老年协会的字样,据资料上描述的,将汤恩伯的故居保护起来并加以陈列还是费了一些周折,汤留在大陆的女婿赵励为此四处奔走,我看不出国民党方面对此有什么重视,或许历史确实消散了。不过也许迫于汤家祖屋的规模,及附近并无其他名胜,因而武义本地也不重视,否则该像江山的戴笠故居一样辟为旅游景点为当地增加财富了。

↓从老人口中得知,汤家是在几百年前从别处迁居而来的,半个村子姓张,半个村子姓汤,对于汤恩伯的旧事,似乎他并不知晓,也或许是他的个性使然,少言寡语,我想知道汤的结发妻子是永康的哪里人士,他摇摇头。

↓离开汤村的时候,村口有一处全民健身活动开辟出来的锻炼场所,几个放了暑假的小孩开心地在玩,他们或许还没意识到汤恩伯在历史上的意义,或许,汤恩伯故居对于他们来说本也没有什么意义。

资料(摘自网络):

汤恩伯(1898.9.20 ~1954.6.29 )国民党军陆军一级上将,浙江武义县人。黄埔系骨干将领。抗战时期(前期和中期)表现突出,被日军视为劲敌。在民国军界地位显赫的汤恩伯,一生远离故土,南北闯荡,也是位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

    乳名寄法,亦名其法,克勤,浙江武义汤村人。父汤德彩,为当地的殷实之户,育有五子一女,汤恩伯居长。汤年轻时有赴日考察之意,时武义首富董维梓,系汤在壶山小学时的同班同学,结交甚厚,意欲东渡扶桑游览,遂极力怂恿同行。抵日后,董出资开中国餐馆。董回国,餐馆交汤主持经营。汤恩伯考入日本士官学校,不久餐馆亏损倒闭,汤留日费用断了来源,几乎被迫辍学。经回国奔走,由当时浙江省长陈仪,以官费保送他在日本士官学校炮兵科继续学习。

    汤恩伯回国后,在浙江陆军第一师陈仪部任少校参谋。1927年,经陈仪介绍去南京陆海空军总司令部参谋处任中校参谋,后调升中央军校上校大队长,受到蒋介石的赏识。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曾率部进攻赣东北.豫鄂皖及中央苏区,参加对中央工农红军的第五次“围剿”。抗日战争爆发时,汤任13军军长,率部参加卢沟桥事变不久的南口战役,重创日军。1938年春,汤部在台儿庄会战中,配合孙连仲部作战,获国民政府明令褒奖。嗣后,汤恩伯连连擢升,任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豫鲁苏皖边区总司令兼四省党政分会主任委员等职,驻扎河南。汤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扩充实力,有”中原王”之称。1944年4月,日军进犯河南,汤部溃败。蒋介石迫于舆论,调汤恩伯至重庆任闲职,旋又被任命为西南第三方面军总司令。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汤恩伯奉命抢占沪宁地区,后调任南京卫戍总司令、第一绥靖区司令官、衢州绥靖公署主任等职。1949年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前夕,汤恩伯被蒋介石任命为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防守长江天险。时陈仪再任浙江省长,默察大势所趋,人心向背,准备起义。是年2月,陈仪策动汤一同起义,汤竟将陈的亲笔密信送交蒋介石,致使陈遭软禁,后转押台湾被杀害。5月底上海解放,汤随蒋去台湾。在台期间,先后任国民党东南军政长官。总统府战略顾问,驻日军事代表团团长等职。1954年病死于日本。

履历表:

1908年入汤村普岭殿私塾启蒙。   

1912年入武义县壶山小学读书。   

1916年高小毕业,入省立金华第七中学就读。   

1917年转入浙江省体育专科学校学习。   

1918年与永康籍马阿谦结婚。   

1919年浙江体专毕业,留校任教。后入援闽浙军讲武堂学习。长子汤建元出生。   

1920年讲武堂毕业,任浙军第1师排长,是陈仪的部下。浙军溃败后回乡,任东皋警察所巡官。   

1921年与武义巨富之子童维梓东渡日本。   

1922年3月考入日本明治大学法科,主修政治经济学。   

1924年5月辍学,回国筹集求学经费。经陈仪保送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18步兵科学习。   

1926年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回国任教陈仪部第一师少校参谋并参加北伐战争。与王竟白结婚。   

1927年任南京国民革命军第19军中校副团长,后任总司令部参谋处中校参谋,嗣后升任作战科科长。   

1928年任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步兵第一大队上校大队长,12月升任该校第七期第一总队教育处少将教育长。在校期间著《步兵中队(连)教练之研究》,博得蒋介石赏识。   

1929年任军校军官教育连副连长,连长,军官教育团步兵营营长。   

1930年任中央军校教导第二师第一旅少将旅长,部队改编后任陆军第四师副师长兼第十旅旅长。   

1931年任第2师中将师长。   

1932年任陆军第89师师长,后兼第四师师长。   

1933年回乡祭祖,巧理纠纷后重修岭下汤祖坟,蒋介石为其墓碑题词“中山发祥”。   

1934年任赣粤闽鄂“剿共军”第十纵队总指挥兼第四师师长。   

1935年任陆军第十三军军长兼第四师师长,晋升为陆军中将军衔。   

1936年兼任陕北“剿共”善后办事处主任。率部驻绥远集宁,抗击伪蒙勾结日伪进犯。   

1937年8月任第七集团军前敌总指挥,驻防南口迎击日军。“七七”卢沟桥抗战爆发后,指挥所部国民革命军第13军在南口地区抗击日军进攻,予敌重创。9月任第20军团军团长兼第13军军长。10月率第13,第52军驰援晋绥。翌年任第九战区第一兵团总司令,3月率部参加台儿庄战役和徐州会战,获国民政府嘉奖,被授予青天白日勋章。6月任第31集团军总司令,先后参加武汉会战、随枣会战。冬兼任南岳游击干部训练班教育长。   

抗战初期,汤恩伯为第二十军团军团长,参加战役包括南口血战、鲁南会战,与及台儿庄会战。1937年汤恩伯率第13军在怀来、南口、居庸关一线与日军血战10日,直到张垣失陷;在台儿庄会战中汤持观望态度,按兵不动,是其中藤县战役不利的罪魁祸首,此役中汤仅以蒋为马首是瞻,亦因此因此种下他与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之间的不和。之后汤兼任第九战区第一兵团总指挥,第三十一集团军总司令。抗日期间以自己利益为核心,以中央军自持,对友军不积极救援。   

1940年任鲁苏豫皖边区党政分会主任兼边区总司令,第31集团军总司令。1937年至1940年之间初转战华北,多次重击日军。是日军在华北少数有所畏惧之坚强部队,第三十一集团亦被日军称为“汤恩伯部”。1940年后汤恩伯兼任鲁、苏、豫、皖四省战区的行政长官。汤恩伯善于机动,擅长外线攻击敌军侧背,在中央军中战术别具一格,不像其他中央军那么呆板。   

1943年当选为三青团中央委员会干事。   

1944年任黔桂湘三省边区总司令,4月在豫湘桂会战中其40万大军不战而逃,一溃千里,赢得了“长腿将军”的称号。日军攻克的汤恩伯部仓库中,仅面粉便存有100万袋,足够20万军队一年之用。有人尖锐的指出其大溃败的原因是“将失军心,军失民心”。因为贵州方面的张发奎不断告急,而汤恩伯在河南呆不住,9月蒋调其出任黔桂边区总司令。12月独山陷落,陪都震动,急调汤部孙元良29军由四川入贵州解围。

1945年3月任陆军第3方面军司令官,兼任滇黔战区前线总指挥,率部参加桂柳追击战。5月当选国民党第六届中央执行委员。至1945年7月在广西发动华南大反攻。9月抵上海,主持京沪地区日军受降。1945年日本投降后,奉命抢占京沪地区,收复南京,任南京卫戍总司令、徐州绥靖公署第一兵团司令。   

1946年2月,获“陆军中将加上将衔”4月任京沪卫戍总司令。7月任陆军副总司令兼兼南京警备司令。   

1947年3月兼第1兵团司令官,率部参加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5月孟良崮战役所部整编第74师被全歼。汤被撤职查办。7月代理陆军总司令   

1948年8月任衢州绥靖公署主任。12月升任京沪警备总司令。   

1949年1月任京沪杭警备总司令,奉蒋介石之命凭借长江天险固守京沪杭地区。,4~5月,所部主力在人民解放军发动的渡江战役、上海战役中被歼,残部溃退厦门,5月任国防部厦门指挥所主任。7月任金门厦门防卫部主任,8月任福建省主席兼东南军政长官公署厦门分署主任。10月29日由金门去台湾,任台湾“东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   

1950年任“总统府”战略顾问。闲赋在家。   

1953年一月率国民党军事代表团访问日本。   

1954年5月赴日本医治胃疾。6月29日在日本东京庆应大学医院去世。7月葬于台北县南宫之壶山,后迁葬于五指山公墓。病逝后被追晋陆军上将。


发表于 2012-9-6 17:0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汤恩伯的晚年还是比较凄凉的,没办法成者为王败者寇;但是也不能泯灭他抗战时期的功绩;在汤氏中也算是近代显赫人物之一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汤氏会社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小黑屋|无图浏览|手机版|排行榜|隐私声明|网站地图|网站介绍|TangShi  |网站地图  

GMT+8, 2019-11-15 15:36 , Processed in 0.146839 second(s), 24 queries , Eaccelerator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1-2013 Tangshi.org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